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拒发一员工工资 逼迫其跳入长江身亡

作者:娱乐 来源:时尚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4-06-15 08:46:46 评论数:

四川省岳池县籍现居住在深圳的武汉亡一位年过六旬吴姓老人向我们讲述:他的儿子吴勇今年30多岁,于2024年4月22日通过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中介,面试入职TCL旗下武汉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技术有限公司,并于当日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成为小时工。纵邦资源根据合同规定,人力入长每月10日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发放上月工资。有限员工


(图为:吴勇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签订的公司工资合同)


(图为:吴勇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

经查询,吴大爷的儿子吴勇从2024年4月23日到30日共上班了85个小时,按合同约定,每小时28元计发,吴勇应发工资2380元。然而当他按时向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索取这分工资时,该公司的拒发江身相关人员却以种种借口而拒绝发放。吴勇在身无分文,逼迫无钱两天没吃饭,其跳万般无奈的武汉亡情况下,他绝望了,纵邦资源愤然跳进了长江,永远失去了生命。人力入长

(图为:吴勇的有限员工工作证)


(图为:吴勇4月的打卡记录)

5月10日,吴勇在饿着肚子工作一天之后,苦苦央求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发放工资,并于当晚7点15分开始找工作人员询问工资的问题,但工作人员却说吴勇因已离职原因,单位方才没有发放工资。随后得知吴勇5月10日还上了整整的公司工资一天班后,又对其改口说因他的手机号更换了,单位无法发放工资。吴勇索要工资问题,从晚上7点多持续到晚上11点多,公司以种种理由拒付工资,最后其工作人员以吴勇没提交银行卡号为由而没发工资(其实在双方签合同时吴勇就提交了银行卡号)。拒发江身在聊天记录中,吴勇已多次提醒单位工作人员,他已经没有钱吃饭了,逼迫乞求发放工资吃饭,但单位工作人员根本就不予理睬。


(图为:5月10日晚吴勇向武汉纵邦人力资源公司讨要工资的聊天记录)


(图为:5月10日晚吴勇向武汉纵邦人力资源公司讨要工资的聊天记录)

从吴勇死后手机的聊天记录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对方本来工资是靠发的,而该发的工资不发,最后要都要不到,即便知道自己没饭吃,还要通过流程。”由于吴勇讨要工资不成,加之20多个小时没有吃饭,此时的他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情绪非常激动,产生了无法活便死的念头。此后,通过手机与吴勇其室友的聊天得知,吴勇是在5月10日晚上9点至11日早上7点前还在宿舍,之后从宿舍离开,徒步34公里到达长江大桥的。


(图为:吴勇其宿友的聊天记录)


(图为:吴勇死后手机上微信里只有¥1.51元钱)

在此期间,吴勇一直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保持联系,从5月11日上午11点20分到17点20分的聊天记录中可以得知,吴勇反复向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透露自己没有存款(吴勇死后,从他手机上发现他微信里只有¥1.51元钱了),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饭了,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精神出现了崩溃,已多次出现了想要轻生的念头,并将自己所在的位置通过定位和图片的形式告知工作人员。这充分表明吴勇虽有死的念头和想法,但也是因为单位不发工资没法生存所逼。同时吴勇将自己要走绝路的想法告诉单位,充分说明他有求生的欲望,只要单位不要以种种理由拒绝发工资,答应立即发放工资,吴勇肯定会放弃轻生的念头。然而,单位及工作人员却没有这样做。吴勇在长江大桥上徘徊十多个小时,单位无人问津,本来进厂工作目的就是度过人生低谷再出发,结果进厂工资还靠要且不发,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在极度绝望的情况下,吴勇于5月12日凌晨3点零9分,从武汉长江大桥跳下,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图为:5月11日吴勇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图为:5月11日吴勇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图为:5月11日吴勇与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假如,单位工作人员及时报警救援,或及时将情况告知单位,及时采取救助措施,吴勇必定还活得好好的,可是单位却草菅人命,于职工的生命不顾,把职工的生与死,统统当为儿戏。


(图为:吴勇的遗书)

吴勇的轻生举动,完全是武汉纵邦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所逼迫,其因果关系非常明了,其责任不可推卸,也无法推卸。

吴勇跳入长江轻生之前将自己的手机完好无损的放在了案发地点,指在让家人知道自己死因,幸好被路过的好心人发现,并当及报警将手机交给派出所警察,吴勇之死之秘才彻底解开。

文稿|吴艳

责编|陈建

声明:取材网络、谨慎鉴别

最近更新